说说爬山那些事儿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1-19 13:43   8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上周末跟朋友去海坨山露营,海坨山位于延庆县张山营镇北部与河北赤城县交界处,距延庆约18公里,距北京130公里,主峰海拔2241米,为北京第二高峰,延庆县第一高峰。但是实际山顶的碑文记载海拔高度稍有出入,显示为2198。388米

  上周末跟朋友去海坨山露营,海坨山位于延庆县张山营镇北部与河北赤城县交界处,距延庆约18公里,距北京130公里,主峰海拔2241米,为北京第二高峰,延庆县第一高峰。但是实际山顶的碑文记载海拔高度稍有出入,显示为2198。388米。

  其实海坨山之行纯属意外,也或者仅仅是一种情怀。

  初次听到海坨山这个名字还是一年前,有朋友告诉我说海坨山露营十分美,能够在山顶看星星,看日出,看日落,有机会必须要去一次。

  至于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美,在别人的口中形容出来其实并没有个性多的感触,美则美矣。直到自我真的登上了山顶,并且天公作美的欣赏到了日落、晚霞、星空、日出,才真真体会到他们所说的美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无奈工科生辞藻匮乏,众生只能脑补和意会了。

  下山归来在朋友圈发了一系列图片,然后引发了众朋友的好奇以及蠢蠢欲动的心,纷纷找我要攻略,其实真心是找错了人,因为全程我都是一个跟班儿~~

  一齐登山的小伙伴儿们各个重装,专业的户外背包背着重重的炉炉灶灶、锅碗刀勺、油盐酱醋、鸡肉鱼虾、水果青菜,背着帐篷、防潮垫、睡袋,背着水、功能饮料、各种零食,背着三脚架、相机包、风筝、音响、扑克牌,看的我是眼花缭乱,而我像是去公园散步,仅仅背了一个小背包装了几瓶水、一些零食还有保暖的衣服,其他就是跟着各种混,混吃混喝混帐篷,真是汗颜。。。。。。

  在此隆重感谢一路照顾我帮我背重物的小弟以及让我蹭吃蹭喝的哥哥姐姐们~~不得不说你们的厨艺太赞了!

  这次的登山户外之旅,的确是让人十分难忘,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户外扎营,山顶做饭,绿油油的草甸开着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野花,初相识的小伙伴儿们尽管互相叫不上名字却也能够玩的不亦乐乎,拍了逗比的照片,嘻嘻哈哈的让欢笑传遍整个山坡~也许这就是出来玩的真谛吧,尽情的释放,尽情的欢乐。

  夜晚仰望星空,仿若置身银河,星空触手可及,那么明、那么亮的星星近在咫尺,而我独认识北斗七星(⊙x⊙),心底默念对不起当年中学教过我的老师了。。。

  偶尔还滑过几颗流星,在心底默默的许下愿望,惟愿生活能够简单快乐,惟愿能够放下凡尘的执念,淡然的应对每一天,用微笑迎接明天的太阳。

  凌晨四点众生就都穿的暖暖的爬起来看云海看日出,话说这是我今生第二次在山顶看日出,而距离上一次已经是十年前,雾灵山山顶,同样是很给力的天气,才感受到了那璀璨的瞬间。

  回忆的思绪又开始在周五的深夜肆意飘荡,十年转瞬即逝。

  当年单身,此刻依然单身;当年没有存款,此刻依然没有存款;

  不一样的是,当年发自内心的笑容灿烂,此刻的笑容中多多少少总是藏着一丝牵强;当年初来北京不久,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此刻对北京比对老家的小村庄都要熟悉,处处都是足迹,处处都是回忆。

  孔子曰: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以前年少的我是那样喜欢爬山,说起来也有必须的情结。出生在华北平原,那样一个除了黄土地就是黄土地的地方,小时候写作文,想买来作文书抄一抄,翻开一篇不是说我家后边有座山,就是我家门前有条河,于是在很小很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一颗种子,向往着那青山绿水的生活是多么完美。

  第一次爬山是在6岁左右的时候,姑姑家的表哥结婚,在曲阳,那是一个山村,而当年交通不便,我和表哥、表姐、表妹们跟着长辈们一齐坐着吭叽吭叽烧煤的绿皮火车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真正见到了山的模样,牵着妈妈的手,迈着小小的步伐爬到了半山腰,冬天的凸凸的石头山,却是当地赖以生存的宝藏,多少人以石为生。虽然当年年纪小记忆比较模糊,却也是一向记在心头,但是话说长这么大,仅仅去过姑姑家两次,第二次是2015年春节,而当年貌美如花的姑姑已然跨入老年人的行列,时光时光,我们永远阻挡不了岁月的脚步,惟愿我的亲人们都健康、长寿。

  在那之后,似乎很多年都没有爬过山,直到多年之后上大学,到了美丽的星城长沙,巍巍岳麓山,望湘江北去,叹橘子洲头,最后圆了我居住在青山绿水边的梦想,尤其是大二学期搬到主校区之后,出了宿舍楼拐个弯就是上山的路,不明白是当年年轻体力好还是经常爬,总觉得山是那样矮,从来没有觉得累就能转遍整个岳麓山。那样完美的日子,那样美丽的青春岁月,即便回不去了,也依然留在回忆里。那些当年一齐上课的童鞋们,此刻都还好吗?

  之后又陆续去爬过衡山、泰山、雾灵山、野三坡、香山,大学毕业刚刚来到北京的时候,香山造访次数还是比较多的,同学们青葱年少,无家无孩儿,一身简单,周末经常相约爬香山,那样单纯快乐的日子,在各个结婚生子之后就结束了,之后的若干年,全部都在各自忙碌着自我的家庭、工作,能够聚在一齐简单自在玩耍甚至简单吃个饭的机会都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当我走出围城之后,在偶尔情绪烦闷之时都不忍心去喊老友出来一聚以免打扰各自的生活。明白朋友们都安好,就够了,各自努力的生活吧。

  再之后,走出围城,又有了时光和精力跟高山来个约会,这两年去了喇叭沟门,去了天云山、百花山、香山,到上周去的海坨山,不得不承认体力大不如前,在户外中属于弱驴一枚,但是弱驴又如何,只要勇于走出去,勇于攀登,勇于挑战自我,不是么?

  思绪飘的有些远,未来的日子,有机会依然会去爬山,克服自重的过程中,能够放下诸多凡尘纷扰,最终登上山顶的那一刻所带来的愉悦,是一向驻留山脚下的人不能体会的。其实,此刻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在登山?如果你正在感到艰难和痛苦,说明是在上升的路上,只要坚持下去,终能够一览众山小。

上一篇:臭不要脸的大傻逼
下一篇:没有了